-孔源把世界冠军梦融化在平凡的校园里-高校乒乓

盛源彩票手机app下载-手机最新版  » 香港娱乐 »  -孔源把世界冠军梦融化在平凡的校园里-高校乒乓
0 Comments

孔源把世界冠军梦融化在平凡的校园里|高校乒乓

6月初的山东日照,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山东体育学院的学生们已经完成了期末考试,63岁的孔源教授又送走了一届毕业生。这是孔源退休后返聘回来的第三个年头,他卸下了乒乓球教研室主任的职务,在平凡的体育教师岗位上认真地带学生们练着他一辈子最爱的乒乓球。

梦想成为一个世界冠军,或是培养一个世界冠军,这些曾经接近过却没能实现的愿望,已经被孔源尘封在了心底。他如今最大的成就和最开心的事,莫过于看着自己带出来的一批又一批学生也有了他们自己的学生,被他视若生命的乒乓事业就这样一代代传承了下去。

痴迷打球,母亲从反对到支持

尽管父母都是教师,尽管从小在校园里长大,但儿时的孔源并没有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有个当老师的梦想。赶上十年文革,学上得断断续续,孔源唯一的乐趣就是和喜欢打乒乓球的老师同学们一起玩。

孔源是山东省菏泽市曹县人,小县城里没有体校,孔源在乒乓球启蒙时期完全是一种“野蛮生长”的状态。然而凭着一点点天赋,他的球打得越来越好,一起玩的大小伙伴们渐渐都打不过他了。

到了初中,孔源是在自己母亲任教的学校上的学。学校成立了乒乓球队,孔源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那个年代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母亲看到孩子弱小的身体,不舍得他过于劳累,加上文革后期“复课闹革命”,母亲认为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打球太占用时间和精力了。

▲年轻时候的孔源(前排右一)与奥地利国家队比赛前留影

然而这时的孔源对乒乓球已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曾经和小伙伴晚上偷偷跑去打球,有时会打一整夜,第二天连课都上不好;他也曾经骑自行车一天内往返上百公里,跑到其他地市找专门的老师请教打球技巧,济宁、商丘、开封等地都留下过他求教的脚印。

看着儿子这份雷打不动的热爱,母亲动摇了,变得支持儿子。为了补充孔源的体力,母亲都是省吃俭用,特别是在每个星期六,破例在教工食堂买上一小碗红烧肉,母亲一块也不舍得吃,只是用馒头蘸点汤。让孔源特别感动的是,为了让他开阔视野,母亲自费让他到北京现场观看乒乓球五国邀请赛。在母亲的大力支持下,孔源成了县里的少年单打冠军,并且成为了菏泽市的团体冠军主力,最终在1973年拿到了山东省少年赛的单打冠军,并且被选中进入山东省集训队。

参加集训后,队员需要自付每个月40多块钱的生活费,那时候孔源的母亲一个月工资只有53.5元,但是她一点没犹豫地送儿子进了队。回家的时候,母亲舍不得坐长途汽车,搭拖拉机一路颠簸回去;母亲得了重病做手术,一次也没有让孔源去过医院。曾经反对自己打球的母亲,如今倾其所有地支持自己,孔源不善表达自己的感激,但他知道最好的报答就是好好训练,他对母亲说:“您放心,这条路我一定坚定地走下去,不打进专业队绝不罢休。”

拼命三郎,两次进入山东省队

对母亲的承诺有千斤重,进到集训队里的孔源比谁练得都苦。因为从小没受过太多专业训练,刚进队时孔源只能排在20几名的位置。赶超队友的唯一途径就是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在队友们每周唯一放松的周日,大家都聚在一起打扑克牌时,孔源一个人跑到球馆加练,有时候也求着关系好的队友陪他打一会儿,他没有浪费过一个休息日,“扑克牌直到现在也没学会”。

一年后,全队知名的“拼命三郎”孔源顺利进入了山东省队,他深知进队机会来之不易,便练得格外努力。每一次大运动量,特别是长跑耐力训练时,他都是第一名,在队里被称为“不会停歇的机器”,还曾经因为训练过度当场晕倒,被送进了医务室。功夫不负有心人,孔源逐渐成为了省队里排名前三的主力。他代表山东省打过全运会,打过全锦赛,在第四届全运会中作为山东一号主力,分别战胜鲁晓华、李羽翔、王文荣等一批国手,率领山东队首次跨入全国甲级队行列;他入选过国青集训队,和世界冠军范长茂、陈龙灿、韦晴光等一批国手同队同台训练;山东当地的报纸上也经常出现他的报道和照片……如果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也许乒乓国手的名单里也会留下孔源的名字,但8年后,他改了主意。

▲孔源收藏着刊登了他在第二届全国工人运动会获得第三名的老报纸

“菏泽体委的老领导调到了山东省体育学院,建议我上大学充实自己,一方面可以为退役后做积累,一方面也可以代表体院打比赛,不会丢下乒乓球。”想想自己小时候积累差,文革期间又耽误了不少时间,职业道路已经到了瓶颈,孔源动心了。省队领队听到这个消息来了火气,孔源当时是队里的第一主力,球队正在备战1983年的第五届全运会,领导吼他是“临阵脱逃”。正如当年痴迷打球不想上学一样,这一次孔源的倔劲儿又上来了,没得到领导的同意就偷偷去考了大学。

孔源考上了山东体院,省队领队虽然生气,还是批准了他的退役申请。“领导一批准,我又有些心酸,这些年的运动员生涯就要这样结束了。离开专业队,别说自己当世界冠军没机会了,就是当教练培养一个世界冠军的机会也没了。”

▲参加教授杯期间,孔源与当年的爱徒、后在大乒协工作的刘文珂合影。

大学毕业后,山东体院想让孔源留校当辅导员。那时候学校没有乒乓球专业,但孔源离不开乒乓球,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留校机会,回到菏泽老家当起了乒乓球教练。毕业后的8年间,孔源从菏泽体校又干到了山东省队教练。在此期间他亲自培养了任闯、张志超、付勇等一大批年轻优秀队员,分别代表山东省取得了全国乒协杯的冠军和全国青年锦标赛的冠军。

然而一次比赛中,孔源结识了山东省日照市的领导,领导邀请他到日照市发展那里的乒乓球事业,孔源又一次被说动了。在日照市体育局工作多年后,2002年山东省体育学院日照校区正式建成,兜兜转转了20年,孔源回到自己的母校,成了一名体育老师。

难舍校园,享受育人的成就感

高校里的日子简单而平凡,孔源的生活终于彻底远离了职业赛场的刺刀见红,那些关于世界冠军的梦想偶尔还是会在脑海中冒出来一下,但孔源渐渐熟悉并喜欢上了另一种充满成就感的人生。“学校参加的比赛不多,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但我教过的学生们有出息了,我一样由衷地开心。”孔源的学生里没有出现世界冠军,然而或许是年轻的他想不到的——他带出了不少学霸。

有一个叫杨青的女孩,刚来山东体院的时候,球技一般,学习也一般,家境又不好,这让孔源想到了少年时的自己,他鼓励杨青:“要想实现梦想,你就必须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寒冬的清晨5点多,杨青就坐进了自习室;眼睛近视加深影响了学习,她狠心做了两次手术。在孔源的鼓励下,杨青最终不但考上了研究生,还读了博,现在已经成为苏州大学竞技学院的副教授、副院长。

还有个叫王晓斐的女孩同样学得认真练得刻苦,孔源推荐她考了北京体育大学的研究生,后来王晓斐又考上了清华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她把第一个报喜的电话打给了孔源,这让孔源既欣慰又感动。

这样的学生还有很多,这其中也包括了孔源的女儿孔丹丹。孔源笑说教女儿打球要比教学生狠得多,女儿也获得过山东省少年和青年冠军。现在女儿也追随了父亲的脚步,通过乒乓球考上北京体育大学研究生,并且培养自己的女儿打乒乓球。桃李开花再结桃李,从家里的孩子到校园里的孩子,这样的延续和传承,让孔源乐在其中。

2019年,年满60岁的孔源退休了,女儿想接他来北京享享天伦之乐,学校希望他能留下来继续给学生上课。“这么多年,和学生们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几天不见就浑身不自在。经常和这些年轻人一起打打球、聊聊天,感觉身心都是愉悦的。”于是山东体院的校园里就一直有这样一位年过花甲的老教授在兢兢业业地给学生们上着课。

乒乓球伴随孔源已经五十余载,退休后的他也多了些自己的时间,他盼着疫情赶紧过去,自己再披挂上阵显显身手,毕竟在2019年的全国“教授杯”乒乓球赛上,孔源还为山东体院拿到了单打冠军,风采不减当年。“乐观、坚强、努力,还有以球会友的快乐,这些都是我从乒乓球运动中收获到的,乒乓球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孔源说,他和乒乓球的不解之缘会一直继续下去。

▲2021年,孔源(右二)代表山东体育学院参加全国教授杯乒乓球比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